牡丹江曹园毁林盖违建的资金从哪来:曹氏父子曾行贿拉拢大搞利益输送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张广才岭国有林区毁林百亩建私人庄园一事持续发酵,黑龙江省副省长聂云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进行处理。

2005年开建,总投资上亿元,曹波修建私人庄园的巨资究竟从何而来?3月22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到事件的爆料人,披露曹波、曹超父子俩10年前身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范宪贪腐案或能给公众一些答案。

牡丹江曹园毁林盖违建的资金从哪来:曹氏父子曾行贿拉拢大搞利益输送

曹园里亭台楼榭等仿古建筑群

>>进展 调查组进驻曹园 负责人被带走调查

3月20日,黑龙江省林业和草原局等9个部门组成的督查组进驻牡丹江全面开展督查工作,曹园的负责人曹波已被带走接受调查。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也已进驻曹园,森林公安局等相关单位已进入到曹园内部开展实地调查。牡丹江市自然资源局表示,园区内部分围墙、水池、道路、建筑未经审批;市林业部门称,将通过测绘确定违法建筑的区域和面积。

2004年,曹波以妻子的名义,从中牧集团牡丹江军马场获得了该片国有林地的经营权,经营期限为70年,但不得改变林地用途。牡丹江市自然资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土部门曾对曹园的违法占地建设情况进行过3次行政处罚,虽然7.5万元的罚款已缴纳,但违法建筑一直没有拆除。

3月20日,曹园负责人曹波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曹园)不是私人庄园,因为土地没有完善,不让我对外开放,地没有完善,开的话会罚款。”曹波否认对外人开放和从事接待,否认存在毁林,“只是用来招待比较好的熟人喝茶和吃饭。这个也不是非法占用林地,我没超过2.7公顷我的房子面积。我自己认为我没有损害破坏环境,我骨子里面都没有这个想法。我以为这个项目挺好,修小桥挺漂亮的,将来游客看看在水上溜达溜达……

曹波解释说他做的是一个旅游项目,已向省市等相关部门申请立项,但由于急于求成,在土地审批手续没有完善的情况下开工建设,造成了一定影响。曹波愿意接受所有处理意见,坚决做好整改工作。

>>悬案 “准亲家”获挪用的5700万增资扩股

3月22日,爆料人张先生接受华商报记者独家采访表示,他和曹波父子早年有过生意往来,曹园的二期高尔夫项目扩建时,曹波一直希望想买下他的手中的林地,曾对其百般利诱和逼迫,双方为此结下梁子。

牡丹江曹园毁林盖违建的资金从哪来:曹氏父子曾行贿拉拢大搞利益输送

曹园里仿古陈设极其奢华

2009年5月,上海华谊集团原副总裁、双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双钱集团)董事长以及上海制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制皂集团)董事长范宪涉嫌贪污、受贿以及挪用公款案开审,范宪被判处无期徒刑。

就张先生爆料的关键内容,华商报记者进行了求证,曹氏父子牵扯范宪贪腐案,范宪为准亲家获挪用5700万增资扩股,以及叶青被查等关键内容,均与当年主流媒体披露的相关案情相符。

总价1300多万4套房产被变卖转移

曹园从2005年建设至今,一直在扩建,这样浩大的工程在牡丹江当地被称为“红楼”,建这样的工程也拖欠了很多工程款,3月20日,相关调查部门和多路媒体记者前往曹园时,现场就有上百人打横幅讨要工程款。

“曹波父子俩10年前就牵扯到范宪贪腐案中,他们凭借行贿范宪所得的大量财富回到牡丹江买山包地,修建这个‘红楼’(曹园)用的钱,就是范宪贪污受贿转移的资产……”张先生介绍,2009年5月,上海市一中院审理了上海华谊集团原副总裁、双钱集团董事长以及上海制皂集团董事长范宪贪污、受贿和挪用公款案。法院一审判决:范宪犯贪污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其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曹波、曹超虽然是牡丹江人,但父子俩掌控着上海天懋钢丝销售有限公司,一直是双钱集团的供货商。2005年,曹波将天懋公司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了儿子曹超,曹超后来与范宪的女儿确立恋爱关系,两家的交往一直都很不寻常。

张先生披露,2005年范宪考虑到女儿和曹超要结婚,也为了转移资产,就把上海武夷路与凯旋路交汇处的总价1300多万元的4套房产转到曹超名下,“当时上海市纪检部门调查,仅更名过户费就掏了33万。”范宪案发后,曹超立刻将这4套房产出售变现,并将现金转移,致使范宪犯罪所得未被彻底追缴。

准亲家获挪用的5700万增资扩股

据检察机关调查,在范宪身上缠绕着复杂的受贿关系。之所以复杂,是因为范宪与行贿人的关系公私难分。2006年8月和2006年11月,范宪分两次挪用双钱股份3100万元和2600万元帮了准亲家忙,并在此期间拿了准亲家不少好处。

据张先生披露,之所以认定范宪与曹家的金钱往来是受贿,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范宪在曹家收购上海轮胎如皋有限公司的时候,为其解决了资金问题。

牡丹江曹园毁林盖违建的资金从哪来:曹氏父子曾行贿拉拢大搞利益输送

曹园里摆设的玉雕

如皋是范宪的老家,2003年,双钱股份决定在如皋市开设公司第一家分厂,即双钱如皋。同时成立上海轮胎橡胶集团如皋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如皋投资),对双钱如皋出资35%。如皋投资注册资本8750万元,其中双钱股份出资约7160万元,公司管理人员和技术骨干出资约1590万元,占总注册资本比例18.17%。

根据双钱股份公告,上海证监局于2006年11月对双钱股份进行了巡检,并于当年12月发出《整改通知》:经查,2003年成立如皋投资过程中,出资的自然人包括双钱股份公司高管,因此公司此行为构成关联交易,且该关联交易的金额超过3000万元,应当通过股东大会审议。公司未按照关联交易披露,也未通过股东大会审议,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

整改通知要求,由“高管持股”的1590万元投资必须退出。范宪在企业经营中经常要求供应商和其所在企业利益共绑,即便管理层被退股,作为双钱轮胎的最大供应商,范宪坚持要让曹氏父子接手股份。于是,曹氏父子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向范宪寻求帮助。2006年8月,范宪接受曹氏父子请求,以支付胎圈钢丝预付款名义,将双钱股份流动资金3100万元划至天懋公司账户,用以收购上述“高管持股”。2006年11月,上述款项用货物陆续冲抵还清。2006年11月,上海轮胎如皋公司更名为双钱如皋轮胎公司,进行增资扩股。曹氏父子再次要求范宪帮忙解决资金问题,范宪故伎重施,将双钱股份流动资金2600万元分2次划拨,供曹波用于增资扩股。至2007年1月,这笔款项被货物冲抵还清。

解除婚约后强讨保时捷开回曹园

范宪的女儿在德国读书,还不会开车,曹家就给送去一辆保时捷跑车。2006年,范宪的女儿从德国回沪探亲,曹波、曹超宴请范宪一家,在订婚宴上送给范家一张600万元的存折,虽然范家后来退还了500万元,圈里一直盛传收了100万的订婚彩礼。

张先生表示,曹波、曹超父子俩作为双钱集团的供货商和准亲家,原本是范宪受贿按所涉及的关键人物,但被上海检察机关以另案处理为由,一直未被处理。“

范宪在案发前转移了部分资产,曹波、曹超父子俩说是另案处理,但最终并没有受到处理,逃脱了法律制裁。”张先生披露,这和当年负责查办

范宪案的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叶青有直接关系,“叶青一直曹波等人有瓜葛,充当保护伞,2016年8月叶青曾到曹园,我曾协助曹波接待过他,也曾在海南三亚协助曹波接待过叶青等办案人员,包括租游艇、请海天盛筵游艇小姐三陪……我曾向上海市纪检监察部门举报过叶青,2018年6月,叶青因涉及司法腐败被查……”

躲在曹园里帮范宪设计出逃路线

张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曹氏父子和范宪之间搞利益输送,2008年8月东窗事发,范宪在被双规前,曾受曹波宴请前往牡丹江考察,实为帮范宪设计出逃路线,“他们当时就躲在曹园里和曹波商量怎么出逃,曾密谋从牡丹江出境往俄罗斯跑……”张先生介绍,后来范宪夫妇决定以到德国探望女儿为名出境,想坐飞机出境,但最终范宪被办案人员控制带走,只有范宪的妻子离境,“这几年,范宪的老婆和女儿多次写举报材料,还和曹波、曹超父子打官司,要求追回范宪名下被父子俩占为己有的资产……”包括之前送给范宪女儿的保时捷,因为范宪出事后,曹超与范家解除了婚约,就强行将保时捷要回,因为车是在范宪女儿的名下,一直无法办理更名过户手续,“所以至今这辆保时捷还停在曹园里。”

谁曾是牡丹江“红楼”的座上宾

张先生希望省市调查能尽快解开曹园私人庄园的真相,并且应该对相关执法人员的责任进行倒查。“占地3000多亩,这么大的一个庄园存在了这么长时间,执法部门怎么会不知道,牡丹江当地是尽人皆知……”张先生表示,曹园距离牡丹江市区就6里地,也就6分钟的车程,私占乱建这么大的一处庄园,当地执法管理部门有个别官员就曾是曹园的座上宾。曹波就曾经在曹园里为自己办60大寿,还为大儿子曹超大摆婚宴,当地有官员就曾经参加。

张先生爆料称,曹波为了保住曹园,为了打通和相关执法部门的利益链,曾创办黑龙江天懋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公司负责人就是曹波的妻妹齐某某,曹波实际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家公司专门负责某执法部门的物业。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近3年来牡丹江已有多位官员被查。2017年5月,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正厅级干部张晶川(牡丹江原市委书记)被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曹园里的熊狮虎豹恐龙是走私品?

张先生还向华商报记者披露,曹波有两个双胞胎儿子,曹超是长子,曹超与范宪的女儿解除婚约后,后来迎娶了一位官员的女儿。

牡丹江曹园毁林盖违建的资金从哪来:曹氏父子曾行贿拉拢大搞利益输送

曹园博物馆里陈设的老虎实物标本

 

牡丹江曹园毁林盖违建的资金从哪来:曹氏父子曾行贿拉拢大搞利益输送

曹园博物馆里陈设的长颈鹿等实物标本

 

牡丹江曹园毁林盖违建的资金从哪来:曹氏父子曾行贿拉拢大搞利益输送

曹园博物馆里陈设的孔雀等实物标本

曹园外侧两米高的复古围墙上架有一米多高的电网,里面有三园一馆,即园门园、文昌院、枫树园和博物馆,甚至还有跑马场、狩猎场、人工湖等,亭台楼阁、长廊牌楼,庞大的仿古建筑群,其规模令人瞠目结舌,仅博物馆内就存放有近千件藏品。

张先生说,曹园就是牡丹江当地的“红楼”,曹园博物馆里上千件馆藏品都是走私品,“绥芬河边境口岸就归牡丹江管,曹波的熊、狮、虎、豹等实物标本就是从绥芬河走私的;他的猛犸象牙、恐龙等实物标本是从福建沿海走私来的,因为象牙是国家明令禁止走私的,曹波手机里建有一个秘密群,他和这些走私者在群里交流……”

转载请注明出处快乐心理网 » 牡丹江曹园毁林盖违建的资金从哪来:曹氏父子曾行贿拉拢大搞利益输送

相关推荐